李修贤直言未有冤家 但Stephen Chow未必是情人

《24小时》第七季热播 主演萨瑟兰确定继续参演 azuo 2009-03-25
15:34:29来源: 《24小时》主演萨瑟兰

李修贤直言没有仇人 但周星驰未必是朋友 azuo 2009-03-25 08:59:32来源:

《我的团长我的团》首播落幕结局很写意 看懂有点难? azuo 2009-03-26
08:41:11来源:

《24小时》目前正在第七季,如果粉丝们对于小强杰克第八季是否会继续英勇无敌的话,那现在大可放宽心,因为他的扮演者基弗-萨瑟兰已经表示将与这部戏共同进退。

李修贤

这是剧尾出现的老年孟烦了,他与年轻的炮灰团战友们超时空相遇

基弗-萨瑟兰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他将会与这部FOX电视台的重头戏一起坚持到底,而他会在剧中坚守多长时间,全都取决于这部戏未来还会播出多久。基弗-萨瑟兰说,他之所以决定参加今年5月开拍的第八季,全都是因为这部戏让他的事业有了突破,因此这是他对《24小时》的感恩。如果把《24小时》比作女朋友的话,那么它真的是一位称职的女朋友,所以我必须要回报它,对它好。

曾与周星驰合作过的文隽及王晶最近都批评星爷的性格及工作态度有问题,当年一手提拔星爷身为其恩师的李修贤,昨日出席香港警匪片风云二十年主题论坛时,都忍不住狂数星爷太会算计,直斥对方有一天跌下来时,不会再有朋友,寄语对方应珍惜身边朋友。

处于风口浪尖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3月5日正式开播,25日凌晨终于在江苏卫视、云南卫视率先落下首播帷幕。不过,争论并没有因为该剧大结局而终止,守至凌晨的网友给出的评价中,不仅对剧情的解读呈现多样化,对该剧的整体评价也是毁誉参半。

对于《24小时》还有多久的寿命,基弗表示这对于编剧们来说是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们需要考虑到底还有多少可以给观众,以及他们还可以做什么。

问到他是否已放弃了周星驰?他说:一早啦。他表示之前签成奎安,带对方出身,现在大家仍是朋友,可以约出来食饭,除了这个星爷。问到他不满对方什么?那他们现在是朋友吗?修哥指自己没有仇人。

开放式的结局:

在拍摄《24小时》的同时,基弗-萨瑟兰还有其他的工作计划。似乎已经被定位成英雄式人物的他,希望自己能够有新的突破。他说他将会接受所有他想要的工作,并不在乎人们是否会接受。能够成为《24小时》的一部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现在的主要精力仍然是放在《24小时》身上。

修哥更大爆当年先后有十四个黑社会带枪找他,要找周星驰拍戏。但他都没有告诉对方,只提他出街小心点。记者指他那次保了星爷?他说:好多次啦!过咗去得啖笑。保咩??系咪要讲到咁明?。他指当年星爷拍完《霹雳先锋》,拿了个金马奖后,他便要扭计加人工。他多年来帮对方接那么多戏,但连一杯奶茶都没有。他说:不过,我都唔恨饮喇。

很多网友抱怨看不懂

在全剧结束后,这最后十分钟的结尾会被人长久地讨论。或许这样的处理可以认为是编导的匠心独具,但在整个剧集高度写实的艺术风格下,在结尾安插这样超现实式的桥段仍显得有些突兀。

剧情在炮灰们终获营救戛然而止,我们不知道这六个人的最终去向,除了故事叙述者孟烦了他60年后仍然还在禅达,成了一个不起眼的老头。

而当他在清晨的街上走过时,居然出现了满城尽是炮灰团的奇观:这里有酒店泊车小弟龙文章、霹雳舞者阿译,带着大肚子老婆散步的迷龙,街头义务出诊的社区大夫郝兽医,清洁工康丫,晨练少年豆饼,古玩店老板不辣,小保安蛇屁股,卖气球的克虏伯,还有青年恋人张立宪与小醉

如今这个结尾的处理方式当然可以说是大胆和前卫,也算是不落俗套,但有很多网友抱怨看不懂最后的结局。对于习惯了闭合式结局的国内观众来说,他们关心的,可能还是这些出生入死的炮灰们究竟得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归宿。

兰小龙的成功:

记住远征军历史

这个故事的核心思想就是龙文章的一句话:我想让所有事情都变成原来的样子。远征军的历史史实太惨烈了,编剧也梦想有这么个团长,带着一帮子人打胜仗,于是用了这么一个脑筋不太清楚的远征军老兵的回忆故事。忠实的剧迷如是分析。

很难概括兰小龙用43集的篇幅,试图传递出什么概念,也许片尾孟烦了的扮演者张译说的一席话可以进行总结:让我们记住吧,记住一辈子。不管这部剧的最终口碑如何,那一段埋入尘埃的远征军历史,第一次真正地引起大众的关注,仅从记住这个目标来说,兰小龙无疑是成功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片尾扮演老年版孟烦了的,正是一位远征军的幸存者,他当年曾是飞虎队的翻译。

对《团长》的争论:

真诚?还是不真诚?

在《团长》首播大结局前,这场真诚与不真诚的争论已经露出端倪。事情起源于央视主持人徐俐的博文,作为一名忠实的士兵迷,《团长》在她看来很不真诚:基本没有故事,它只是在借助几个游动的人渣在表达概念,或者是创作者自认为得意的某种深刻我仍固执地钻牛角尖,兰编与康导真诚吗?如此排场地、佶屈聱牙地、装神弄鬼地讲几个可能不那么大不了的概念,为何有话不好好说呢。她不是一个人在质疑,几乎四成以上的士兵迷对此感到同样的失望。

团迷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认为,这是没有看懂《团长》的缘故:这部电视剧不是十全十美,肯定有不足之处,但是绝对不是不真诚的,不说别的,就那么多演职人员172天在云南的那片偏僻的丛林,化着那么那么脏的妆辛苦的拍摄,演员卸妆都要两个小时,不真诚吗?世界上的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精锐,也有很多这样的炮灰。尽管他们没有精锐的光芒,也许过着让人看不怎么上的日子,但是他们热爱生命,热爱生活。

■花絮

兰小龙客串 长得跟鬼似的

在第42集中,编剧兰小龙的照片突然出现,靠这种方式在剧中客串了一把日军将领竹内联山,并且被迷龙狠狠地嘲笑了一把:他长得太恶心了!如此调侃自己,兰小龙本人的解释也十分幽默:这就是竹内啊,长得跟鬼似的!

■戏外

老兵批《团长》歪曲历史

自创剧本还原真实

看了《我的团长我的团》,有不忍心继续看下去的感觉,它对驻印远征军完全是歪曲、诽谤,影响极坏!这是中国远征军老兵黄绍甫老人给记者的邮件。言辞激烈的黄绍甫称,为了消除该片为远征军形象带来的不良影响,自己已经动手创作电影剧本,以正视听。在黄绍甫位于成都土桥西街的家中,记者见到了已经创作近两万字的电影剧本《战地绝唱》。剧本以一个名叫万强的远征军士兵为故事主线,涉及到史迪威和孙立人等著名历史人物。黄老说:这个剧本将最大程度还原真实的远征军,包括他们的生活、装备,及英勇而残酷的战斗。对于剧本的用途,黄绍甫表示尚未多想:拍电影是不现实的,但我可以投稿发表出来。至少,可以作为资料保存下来。

质疑一:把我们说成了叫花子 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